伤城 -1-

CP应该是王喻王和周黄

-1-

这场雨来得急。雨点把窗子打得啪啪作响,外面灯红酒绿染成一片混淆的颜料,生硬地浮在城市的表层。

黑夜都被遮住。


旺角这种繁华地段,跻身闹事的一家小酒吧并不起眼,只是今天天气实在不好,不少人为了躲雨也进来多坐一会儿。酒吧的老板总是昏昏欲睡,一边慢吞吞地收拾柜台,一边叫人把刚刚有人点的酒送过去。这时酒吧门响了声,门板太薄,关门的人又用力,两扇撞在一起发出让人惊心的支棱声。

“黄少,气好大啊。”

进来的年轻人被他叫做黄少,穿帽衫带着顶棒球帽,进来一甩手把浇透的帽子扔到吧台上,染成棕黄色的头发足够时髦,只可惜乱糟糟地翘着。

“ 吔屎啦鬼天气!从强哥那里跑来一路淋个湿透,今天上午刚换的衣服,真是老天见不得我一点好。”他几根手指扣在柜面上有点焦躁地敲着,接着压低声音,神神秘秘道,“梁成手里有批货说今晚要交易,强哥让我一起去,这天气,真不想去啊。”

“那就不去呗。”

“要落人口实的,阿轩你怎么懂!”

酒吧老板从身后取了瓶酒,倒给他半杯,顺着说道:“那不是就没办法了?”

“不如你一酒瓶砸晕我,我也省力,让你对我出口气,日后你欠我个人情。”

“别的不说,对黄少出气我肯定不敢的,压力山大。”郑轩笑着跟他碰碰杯。

“哈哈,下次借你胆子啊。”年轻人没在这里多待,等外面雨差不多停了,从口袋里掏出张票子拍在柜面上,“不找啦,下次你请我多喝杯,今天有事先走。”他挥挥手,又从那薄薄的门里走出去,半扇门忽悠悠晃着。

又过了会儿,坐里面有个客人结账,郑轩亲自过去。这男人40多岁的样子,在这带也有名,电视上都能见到,西九龙警区重案组警司。郑轩亲手把那张钱当成找零给他。这次桌子对面还坐了个年轻人,长得挺好看,不像警察倒像个明星。

男人把纸币拿起来对着光线看了看,又用手弹弹,好像在验证真假。

“不会有假啊,冯sir,不然我干什么拿一趟过来?”

男人点点头:“习惯了,郑老板别在意。”又指指对面的年轻人,“周泽楷,少督查,以后我就不过来了。”

那年轻人对他笑笑,温温和和的样子,没有一般警察那种凌人的压迫感。

“周sir好,叫我阿轩就好。”郑轩想和他握握手,又觉得不大妥,终究把手收了回去。

冯警司起身,拍拍周泽楷的肩,小声道:“今天带你熟熟道,下次看你了。最近有大案,这边线人你先接手。”

郑轩也没敢再多话,警署里又什么变动,说起来跟他关系终究不大,接头的人换了谁,他的工作也不会变。等两个人走后,他便窝在吧台后看起电视,正报道到这两天的一起重案,W姓富豪在其豪宅内惨遭灭门,郑轩看得漫不经心,猜想冯警司大概就是为了这个焦头烂额,才把青龙会这边的接线工作扔给个年轻督查。他打了个呵欠,抬手换一个频道。



王杰希到机场的时间实际有点早,就找了个咖啡厅坐下。他拿出一份报纸,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新闻。而在这里他第一次见到喻文州。

那是个文质彬彬的男人,穿着黑色的半长风衣,发尾柔软地戳在衣领上,手里端着一杯咖啡,笑容温和地问他,能不能拼个桌。

当然可以。

王杰希答道,顺手将有点碍事的登机箱拉过来一点,手上的报纸就随意地摊在桌上。社会版面上的头条很醒目,是香港某富豪一家的灭门案,确实是很轰动的消息,整个版面全是对罪案现场细节的披露和警方公布的进展。喻文州无意间扫过一眼,问王杰希道:“是要去HK吗?”

对方显然有点疑惑:“怎么了?”

“看你在关心那边的新闻,不过没关系啦,HK治安不差的,这种事件很少见的。”

王杰希点点头:“我只是随便看看,你在HK?”

“是啊,工作嘛。”

他们相隔50cm的桌子,放下报纸显得拥挤,喝完一杯咖啡就互相告别,王杰希先走去了登机口。


却没曾想,再见到喻文州他们仍然相隔50cm。经济舱的座位很拥挤,那个男人弯腰把座位上了靠枕和薄毯拾起,刚好对上王杰希扭过头的目光。座位上方一盏夜灯昏黄地亮着,他的眼神被晕染地一片模糊的暖意,却又有说不明的锐利。

“是你?”

“是我。”喻文州坐下,他说话软软绵绵,带着南方特有的水汽。

“早知道刚才问你哪个航班。”王杰希声音里像是有点懊恼。

喻文州看着他笑,白生生的下巴尖抵着高领毛衣:“人生总要不期而遇才有惊喜。”

王杰希在飞机上昏昏沉沉睡了半程,醒来时侧头看见喻文州在看书,他有点好奇,觉得这个看起来非常高知的人一定在看什么艰涩的著作,就微微偏了身子凑过去,结果不巧就被对方发现了。

挺敏锐的。王杰希心里想。

“想知道我在看什么?”喻文州还是笑笑,脸上没有一点被冒犯的怒意。他把书页转过来,上书三个大字:机器猫。

王杰希哑然,感觉像被人耍了一道,只好点点头:“你还挺有童趣的。”

“这是我小时候的愿望,特别想变成机器猫,好实现别人的愿望。”

“也挺有奉献精神。”王杰希把这话说得像领导表彰。

“是为了爱和正义。”喻文州尾音俏皮地上挑了一下,像是哼了声愉快的哨音。

他们有一搭没一搭聊得开心,想起来时王杰希管他要了个手机号,却发现手机关机了没法存。

“没关系,我给你写。”喻文州说着掏出支笔,却是拉过王杰希的左手,写在了手掌心。

一串数字写得行云流水,酥酥麻麻的感觉顺着掌纹快要蔓延到四肢百骸,王杰希不禁缩了缩。

“这么大人怕痒啊?”

他皱皱眉否认:“我手汗,你写这儿一会儿该没了。”

“那你小心点呗。”

“越紧张越出汗啊。”

虽然是个不知真假的玩笑,喻文州还是笑得开心:“算了,给你个报复的机会,你也随便挑个地方写你的电话号码呗。”

王杰希不假思索,从座椅袋里掏出那份报纸,大笔一挥写在了空白处。

“报纸送你。”

喻文州有点无语:“你还挺大方。”换来一个有些得意的笑容。


等到两个人下了飞机,喻文州又问:“来港出差?”

“算公干吧,你出差回来?”

“是啊,可惜没假期。”

“我也没有,彼此彼此吧。”王杰希拉起行李箱走到出口,看到有人举着自己姓名的牌子便挥挥手。

喻文州看在眼里,“下班总有时间吧,到时请你喝一杯。”拿着报纸对他挥挥。

王杰希笑笑:“好啊,下次见吧。”


等到王杰希消失在人群中,喻文州也转身离开。他拿出手机把一个号码存储进去,报纸随手丢弃到驶过来的垃圾车里:“王sir,麻烦啊。”


【TBC】


想完结一个脑洞再开坑的我还是太天真。


评论 ( 7 )
热度 ( 62 )

© 吻无道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