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.

叶修看着眼前的两床被子,心里有点忧伤。

夫妻感情不和睦往往从床上的卧具分布展现端倪,他们还没到七年之痒,就要分被子了,那是不是过不了多久还要分床睡?王杰希不说话,叶修的内心小剧场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蹦出两丈高一去千里了,甚至投影出他们两人拎着箱子在落叶萧萧里渐行渐远的画面——他被自己的鼻涕泡呛了一下,心里浮出一个与名画里分毫不差的惊恐脸……

“你感冒了?”王杰希疑惑地走过来,一手摸向他额头。

“没有!”叶修激烈反抗,满脸不甘。

“什么毛病?”摸过来的手毫不留情地弹了他脑门一下。

叶修做了个深呼吸,十分委屈地缓缓道:“为什么……要分被子?”

王杰希根本没理解到他伤春悲秋的点,抱着布绒小狐狸钻进自己的被子。

“没为什么啊?”

“那为什么啊!”叶修凑过去,把脸搭在小狐狸上,眉眼耷拉着极力表达他的不满,“你不想和我抱抱了么?你以前都要抱着我胳膊睡的!”

王杰希的脑子里顿时闪出来网上视频里那只吃不着鱼的搓手狐狸,心里立马软了半拍,双手捧起眼前的老狐狸脑袋,吧唧亲了一口。

“跟你躺一张被子时总是前后漏风,太冷了,不利于备孕保暖。”

“……”原来还有这种说法。

“今天去找张医生,他说的,发情期前两天要注意保暖,适宜的生殖腔温度比较利于精子着床。”

叶修隔着被子抱着他的腰心猿意马,还是敏锐地抓住了重点:“你有去找他了?有什么事吗?”

“嗯……”王杰希一只手玩儿着叶修脑袋上翘起的一撮毛,一时停顿,发梢从手心轻轻扫过,“没什么,”他道,“就是看一看体温记录。我体温有点偏低,所以不才说要保暖嘛。”

“哦。”叶修闷闷拱了两下,脑袋一抬,又是一脸兴奋:“我有个办法,能让体温迅速升高,保暖效果持续一夜。”

呵呵。王杰希笑了两声:“我拒绝。”

“没道理啊老王,我们备孕期间不是应该多多运动吗!”

王杰希在手机上点开日历,一个心形的小圈圈闪着扭来扭去:“还有两天就是发情期了,现在最好养精蓄锐。”

“所以床上运动得定时定点么?”

“还得定量。过度疲劳不利于受孕。”

叶修把头埋在被子里沉默了一阵。

“叶修?”王杰希凑过捅捅他脖子,被突然拉过手亲了一口。

“别撩我啊,我要好好休息的。”

叶修拉着他的手就笑得一脸满足,“我的干劲积攒三天,就是三倍的干劲儿了,所以你得做好准备了啊。”

王杰希帮他拉上被子,自己也裹得紧紧的,像只毛毛虫一样把自己挪得离对方近了一些,只留出一只手放在对方手心里。

 

不过世上的故事总是多数事与愿违,即使把天时地利人和都调整到最佳状态,也不能成为成功的充分必要条件。

对比难掩失望的两个人,张新杰显然对这样的画面司空见惯得多。

“时机疗法是长期作战,这个我和你们说过的,”他安慰道,“很少有人能在第一次尝试就成功,成功几率最大的是在治疗的第2-4个周期。”

“我们明白的。”叶修迅速恢复成往常一贯的口气,“这次是第一次尝试,所以尽量把各方面都做到最好了,不免期待就大了点,但也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。”

“你们能这样想就没问题了。”

“那做法上有没有什么需要调整的地方?”

张新杰推推眼镜,十分认真:“如果单纯从数据上来看,很完美。”

“体温、时间、频率上可见都是最佳的状态,但这世界上即使最精密的仪器,也不能避免差错的产生,医学不是靠数据说话的,每个人都有每个人不同的情况,我们只能尽量让差错的干扰降低到最小。”

“所以我们需要的就是按照现在的方式不断尝试?”王杰希问道。

张新杰对“不断”这两个字皱了皱眉,但也说不出哪里不对:“目前的治疗方法没有什么问题,就这样继续接下来的疗程吧。”

 

走出诊所时早间的阳光明晃晃洒了人一身的热,叶修眯着眼看了看表,距离迟到还有15分钟,苦着脸开始编辑群消息。

“你没请个假?”

“我以为顶门来能很快就排上呢。”

“你又不是第一次来,在医院里没有最早,只有更早。”王杰希赤裸裸地笑话他。

“你这样就很不厚道了,老王,不过我要澄清一句,作为部门领导,我是不需要打卡的。”

王杰希上下打量他一下,“部门领导了不起啊?”

“对不起,我就是这么了不起。”阳光刚好在王杰希的鼻尖上凝成一个金点,他没忍住啄了一下。

王杰希被他逗得没绷住笑容,拖长了音:“那就希望了不起的叶修大大再接再厉啦!”他说着一甩车钥匙,动作行云流水好像在台上变戏法,马路对过的银色小车对他们眨眨眼睛,“既然不需要打卡,那一定也不需要着急去上班,我就不送了。”

“诶?不是……老王……”叶修一愣,已经被甩开了一个身位,忙不迭迈开步子跟上去,“不是……我很急的,我十个手指都需要打卡的,诶老王你等等我!”

 

“所以说,你们这几个月就什么都没干,每天科学饮食科学睡眠科学运动?”方锐露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夸张表情。

“不然呢?”叶修吃着他的科学午餐,对他的疑问表示不解。

“上回是谁在这儿亚历山大来着?叶老大是你吗?”方锐嘴贫起来没个把门的,“踢足球还有个中场休息呢,你们这简直连轴转。小心压力啊压力!”

这倒也是,叶修想着,生活太规律导致他对时间都失去感知能力了,几个月好像一成不变得就这么溜过去了。

“难得看你发表个靠谱的看法,先不追究你目无尊长了,你继续。”叶修给他个手势让他接着嘚啵。

“无以为继,我就吐个槽,我又没经验。”嗅到苗头不对,方锐撤得比谁都快,“如果叶部长你想让我给出点建设性意见,那得先给我找个对象?”

叶修眼神在他身上转了一圈:“呵呵。”

不过他下午倒是难得开了个小差,一手在电脑上跑着测试程序,一手在手机上查看附近的度假村,电话突然进来时他手一抖差点直接挂掉。

不过看清来电话的人他就一万个后悔没把电话及时挂掉了。

黄少天,他们的老同学,话唠界国家级选手,热衷朋友圈晒娃和语音骚扰。

“哟,什么事儿啊?”叶修有气无力。

“不是吧,老叶,这么虚,看来我找你找对了啊。感到精神不济,感到力不从心,要不要出来泡个温泉?保证舒筋活脉,让你气血通畅宛若新生。”

叶修不屑地哼了一声:“先告诉我你是不是接了哪个温泉城的广告。” 

“诶,还真不是。”黄少天有点兴奋,话尾拖着音打了个转。“是个挺不错的温泉旅馆,在郊外,安静、干净,没得挑!我们想去很久了,但我爸妈一直没兴趣,所以只好等他们回老家时叫上你了。我们一家,加上你和老王,多好的机会,怎么样去不去?”

叶修从他拐了八个弯的叙述中敏锐地抓住重点:“你爸妈不在家,没人帮你们看孩子了吧?”

“……”黄少天罕见地没跟上话。

“想让我和老王帮你们看孩子,算盘打得挺响啊。”叶修毫不留情地拆穿他的演出,心里得意地吹了个口哨。


评论 ( 22 )
热度 ( 184 )

© 吻无道 | Powered by LOFTER